全部详细分类

站长推荐

网友上传SWAG高清无码中文字幕国产AV明星女优欧美三级港台三级日韩三级极品探花热门事件性爱教学

标签分类

初夜开苞网红主播自拍偷拍情趣丝袜口交深喉家庭乱伦强奸迷奸老汉推车名模空姐自慰喷水角色扮演极品女神制服诱惑户外啪啪舔逼品玉巨乳肥臀两男一女打打飞机美穴白虎厕所偷拍调教虐待颜射吞精刺激车震成人玩具多人群P抽插特写女上男下两女一男大庭广众百合拉拉人妻熟女奇葩怪癖年轻萝莉教师学生医生护士69互舔奸夫淫妇推油乳交调教情趣内衣足交恋足写真长腿

视频栏目

大陆日韩欧美动画三级

图片栏目

国产写真亚洲卡通欧美

小说栏目

短篇经验故事有声大作

我的同事我来爱

陆涛心想,糟糕,正是来着不善,善者不来。他四周一看,眼下能逃出去的就只有这个窗户了,好在这里是一楼,下面是草地。陆涛不再细想,飞奔到窗户,纵身一跃,一个翻滚,落在了草地上。
 
  李东林隐约听到有响声,一看GPS 定位仪,亮点正在移动,拔腿就追了出去,
只见陆涛已经上了辆出租车,已经离去。李东林心里暗骂,妈的,抓不到你,老子不姓李!
 
  陆涛只是一个劲的催促出租车司机开快点,待已走出十几分钟的路程,才稍稍冷静下来。这才想,现如今到底找谁好?这个礼物是李东林送的,说不定赵靓的礼物也有问题。还是看看赵靓有没有什么情况。
 
  陆涛说道,师傅,麻烦你把我送到荷花苑小区门口。
 
  且说赵靓下班后回了家,吃过晚饭看了会电视,洗浴出来,换上了条白色的镂空内裤和淡蓝色丝绸吊带睡裙,长发披肩,一副轻松的模样。她坐在梳妆台前,欣赏着自己,发现指甲有些长了,翻箱倒柜,愣是没找到指甲剪。她又到卧室转了一圈,到杂物柜翻看,这才找着。只是原来卡在柜子上的一个螺钉掉了下来,弹到了门边。赵靓看到门似乎没关好,推开再关了一下,并无在意。
 
  赵靓修剪了会指甲,注意到了放在一旁的李东林送的护肤品。细瞧了一会决定试一试效果。她打开包装取了粉色塑料瓶装的护肤品,倒了点在手心,然后均匀的涂抹在脸上。脸上顿时有了一种非常清凉的感觉,原本绷紧的脸一下轻松了许多。她闭着眼睛,轻轻的呼吸,护肤品迷漫的独特味道让她有些心跳加速。
  赵靓的手伸进了睡衣,开始在身上漫游,似乎每一个地方都在召唤自己。最终她把手停在了自己的乳房上,慢慢的揉捏。她睁开了双眼,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神中透着些许迷离和倦意。
 
  荷花苑保安室,五六个保安正听保安队长肖文吩咐,
 
  “廖文,你到小区四处巡逻下,没什么问题,就可以下班了,有问题及时回来报告!”
 
  廖文拿了手电和警棍,领命出来,沿着小区的小路慢慢的巡逻。走到二栋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像往常一样抬头看了看,只见有二楼的窗子还亮着灯光。他知道这是赵靓的住的房子。心想,平日里到这点不都睡了吗,怎么今天还亮着灯?他的好奇心让他想上楼一探究竟。
 
  赵靓住这个荷花苑时间不长,但是缺很快引起了廖文的注意,在他看来,这是这个小区里,唯一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又非常漂亮气质的女孩。所以,每每碰到赵靓,廖文都会报以非常热情的微笑,晚上巡逻也会格外的注意下这里的动静。廖文心里清楚,癞蛤蟆很难吃到天鹅肉。
 
  廖文放轻了脚步,慢慢的上了楼,但见赵靓家的门透出一丝光线,心想,不会是进了强盗了吧。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无人答应。他借了个胆,拉开了门。屋里的灯还是开着的,屋子异常的整洁,还有一股独特的香味。
 
  廖文听了里面的卧室传来了一阵阵的呻吟,他往里走了几去,探头看去。
  只见赵靓在椅子上不停的扭捏这身体,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抚摸自己的下身,不停的喘息。廖文屏住呼吸,惊愕的看着这一幕,他恨不得扑上去,压住她,疯狂的干她。只是,他还不敢打破这诱人的场面。
 
  赵靓似乎无法满足这手的带来的快感,她挪动了下身体,将睡裙往上拉了拉,露出了白色镂空的内裤,三角地带贴在了椅子靠背的边缘,双乳紧紧地贴在了靠背上,玉体开始上下的活动,椅子带来的刺激,让她更加的兴奋。
 
  赵靓发出了断断续续的低声的浪叫。
 
  “嗯……嗯……好舒服……好舒服……陆涛……快……快……干……我……”
  陆涛?廖文听了这个名字,心想,这不是我兄弟的名字吗?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这小子成天玩游戏,哪来这么好的艳遇!廖文接着看下去,自己的身体也有些热乎,情不自禁的摸着了自己的肉棒。
 
  赵靓挪动玉手,把肩膀的吊带退了下去,雪白挺立的双乳跳了出来,乳头晶莹剔透。只见她双手紧握着乳房,在椅子的靠背上来回的磨蹭。
 
  赵靓的双眸紧闭,头发散乱,呼吸越来越急促。
 
  “陆……涛……我……好……想你,好……想你的……大……鸡巴……啊…”
  正当廖文看的入迷,忽然,房间里响起了手机的铃声,把廖文吓的往后跳了一步。正想夺门而去,刚到门口,又站住了。电话还在响,并没发现赵靓去接听。廖文又调转头,再探头看去。
 
  手机响了会,停了。
 
  只见赵靓一手挪到了下身,把内裤拉到了一边。浓密的阴毛和两片薄薄的阴唇露了出来。赵靓用两根手指夹住了阴唇,慢慢的揉动。
 
  廖文咽了口口水,他试探的喊了下,喂!见赵靓并无动静,又连着喊了几句,还是没有动静。廖文蹑手蹑脚的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房间门口。廖文心想,这赵靓八成是中邪了,要么就是眼睛瞎了,我这一大活人站在面前都没反应,真够怪的!廖文又上前了几步,站到了赵靓的跟前,他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只见赵靓缓慢的转过头,呆呆的看着廖文。
 
  廖文战战兢兢地说道,“赵……赵……赵小姐,我……我无意冒犯……。”
  说完,转身要走,心想,这下完了。
 
  这时,一直柔软的玉手拉住了他,只听赵靓娇声说道,“我不让你走!”
  廖文赶紧哀求道,“赵……赵……小姐,我……我……错了,您放我走吧!”
  廖文心里连声叫苦,万一她拉着自己,大叫怎么办?完了完了!
 
  “我就不让你走,我要你抱抱我,我全身好痒好痒!”
 
  廖文这时觉得似乎这话并不是要抓自己,而是一个女人的最盛情的邀请。正是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廖文转过身去,一双迷离勾魂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
  赵靓开始解廖文的皮带,廖文惊愕道,“这……赵小姐,你真好,呵呵呵呵!”
  廖文傻笑了起来!
 
  赵靓把皮带解开,退去了外裤内裤,肉棒直挺挺的蹦了出来。
 
  赵靓一手握着肉棒,把包皮翻开,伸出了粉嫩的玉舌,在龟头上舔了起来。
  廖文张大了嘴,瞪着个小眼,忍不住叫出了声!
 
  赵靓握着肉棒的根部,将整个肉棒舔了一圈,又吻住了龟头,用力的吸了几口,一口将肉棒吞了进去。廖文差点没站稳,赶紧抓住了凳子。只见赵靓快速的吞吐这肉棒,借着口水的滑润,不时的将整根肉棒都吞下去。
 
  廖文抽出了肉棒,把赵靓抱上了梳妆台上。赵靓背靠墙壁,玉腿如M 字型张开。廖文快速的退去了赵靓内裤,之间灯光下,乌黑的阴毛,均匀的分布在三角地带。阴蒂红粉发亮、阴唇薄而粉嫩。廖文的手指在肉穴外滑动了几下,轻轻的将阴唇分开,里面是粉嫩的肉穴,带着些许的淫液,犹如一朵绽放的花蕾。
  廖文吻住了肉穴,他恨不得一口全部都咬住,含在嘴里吸允。
 
  “嗯……嗯……用力……嗯……用力吸……”赵靓发出了颤抖的呻吟。
  廖文伸出了舌头,轻松的钻了进去,快速的转动,一股淡淡的咸味的淫液被他吸了出来。他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水,这几乎他的肉棒疯狂起来。
 
  赵靓顶不住这狂吸,双腿紧紧的闭合,夹住了廖文的头。
 
  “啊……快……快……不……行了,陆……涛,我好爱你!”
 
  廖文吸完,又舔了起来,在肉缝上,疯狂的舔舐,舌尖触碰到阴蒂,快速的抖动。这使得赵靓扭动的屁股,发出一阵阵的浪叫。
 
  “快……快……用鸡巴操我……下面受不了了。”
 
  廖文心想,还真是看不出来,外表清纯,内心这么淫荡。
 
  廖文站了起来,用肉棒敲了敲赵靓的肉穴,问道,“想要么?”
 
  赵靓嘟着小嘴,脸飞红霞,不停的点头。
 
  “想要什么?说出来,我才知道。”
 
  “鸡巴,想要你的鸡巴。”说完,竟伸手就握住了肉棒,要廖文立刻插进去。
  “看把这猴急的。”只听吱溜一声,肉棒冲了进去。
 
  赵靓脖子一仰,“啊……!”
 
  廖文拿出了吃奶的劲,搂着赵靓就是一顿疯狂的抽插,“真爽……真……爽。”
  房间里,是肉体的撞击声,夹着两人不停的呻吟。
 
  赵靓双手环抱这廖文,“陆……涛……我要你……天天都操我,好吗?”
  “好啊!我也想天天操你,做梦都想。”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
 
  廖文将赵靓翻了个身,跪在了梳妆台上,他没那么高,把一旁的椅子拉了过来,站在了椅子上。廖文把赵靓的双腿稍稍的分开,整个屁股高高的翘起,肉穴微微的张开,等着廖文的肉棒。
 
  廖文在屁股上甩了几巴掌,抬起肉棒,刺了进去。
 
  这是丢在床头的电话又猛的响了起来,吓的廖文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廖文跳下椅子,喊了句,“哪个狗日的这么晚还来电话!”廖文拿起电话,本想直接接起,很骂一顿,但是,显示的名字是陆涛,电话号码是那么的熟悉,他愣住了。寻思道,难道真是我兄弟?